我的位置: cctv德甲直播表 > 評論 > 正文

網紅博主遭家暴,家庭暴力絕不只是家務事

    “我被家暴了,過去的半年我仿佛活在噩夢里,關于家暴的這一切,我必須說出來”……據華龍網報道,11月25日,在第20個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papi醬公司旗下藝人宇芽,在社交賬號上自曝自己多次被前男友家暴,并且還放出了一段制作的監控視頻和受害者采訪的集合視頻。


    宇芽此前因仿妝視頻走紅網絡,加上是papi醬公司旗下藝人,自曝遭家暴的話題很快登上微博熱搜,引發強烈關注。在監控視頻中,她在電梯內被前男友拖拽毆打,同時公布的急診病歷顯示,因為“被他人打傷跌地疼痛,瘀紫”,宇芽“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


    宇芽的遭遇讓網友深感同情,也對家暴實施者倍感憤怒。根據采訪信息,宇芽前男友施暴的惡行早就出現過,不僅宇芽深受其害,該男子之前的兩任前妻都未能逃脫家暴男的惡魔行徑。比如第一任前妻提到,“在懷孕期間被其踹肚子,打耳光、掐脖子、甚至拿菜刀威脅”。


    需要指出的是,《反家庭暴力法》中對家庭暴力的定義是,家庭成員之間以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的身體、精神等侵害行為。盡管宇芽和前男友沒有建立婚姻關系,但根據三十七條規定,“家庭成員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同樣參照該法執行,也就是說,前男友的暴力舉動,同樣在《反家庭暴力法》的懲治范圍。


    目前,重慶當地婦聯和警方都已介入。對宇芽來說,選擇在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的特殊節點,讓話題發酵,收獲了輿論的加持和官方響應,無疑是一個相對幸運的結果。但這也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家庭暴力的發生率,可能要比我們想象中更高,即便是光鮮亮麗、社會地位相對更高的女性,都無法免遭厄運;第二,反家庭暴力的常規維權通道不夠通暢,沒有給受害者足夠的信心。假如她不是極具人氣的網紅博主,而只是個普通女性,又該如何走出家暴的泥潭?


    事實上,宇芽事件背后,是無數家暴受害者的艱難處境。一方面,在家暴發生后,很多女性因為“家丑不外揚”的觀念,或者為了子女,選擇忍氣吞聲,甚至出現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傾向;另一方面,取證的困難,救助體系不完善等因素,讓受害者維權無門,甚至面對更瘋狂的報復。


    比如數據統計顯示,截止到2019年11月23日,中國反家庭暴力求助網網站訪問人數累計達253144人次,其中有七成的求助者在本人或親友遭到家暴后,不知該如何維權。造成這種局面,有反家庭暴力法律宣傳不到位的原因,但更關鍵的是,傳統的救助體系還是傾向于將家暴當作家務事處理,不會過多地干預懲戒,進一步磨滅了她們大聲喊出來的勇氣。


    其實和虐待子女一樣,家暴絕不是簡單的家庭內部矛盾,它已經上升到違法甚至是犯罪的高度,法律的強制介入不僅不多余,而且相當有必要。相反,那種家庭內部矛盾內部處理的治理思維,只會縱容施暴者,讓他們更加無所忌憚。


    回到此事來說,宇芽的勇敢控訴,相信會激勵更多的受害者站出來。讓受害者不再對家庭暴力忍氣吞聲,而是公然說“不”,這是權利?;さ牧己每?。在此之外,圍繞反家暴的法律救助和懲戒機制,顯然還得進一步完善,既要暢通維權通道,也得提升家暴者的法律成本。

 

    (來源:光明網)


作者  熊志

編輯  林曉明

編審  馬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