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cctv德甲直播表 > 評論 > 正文

招聘搞地域歧視,司法就應該亮明態度

    據紅星新聞報道,備受關注的“河南女孩應聘遭拒案”11月26日上午11時在杭州互聯網法院開庭,法院當庭宣判被告浙江喜來登度假村有限公司向原告小閆賠償精神損失費9000元,公證維權費1000元,口頭賠禮道歉,并在《法制日報》書面向小閆賠禮道歉。小閆稱對判決結果基本滿意,至于是否上訴,她還要考慮。


    不知從何時起,“河南人”就屢屢陷入地域歧視的鏈條之中。哪怕是在就業招聘領域,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次終于有人較真,拿起法律武器維權,無疑為反地域歧視開了個好頭。


    在此前的回應中,浙江喜來登度假村有限公司方面曾稱,“是公司人事個人操作上的失誤?!鋇嗆芟勻?,招聘是公司行為,在回復的“不適合原因”一欄赫然寫著“河南人”,如此赤裸裸的地域歧視,拿“系員工所為”的理由是無法開脫的,公司方面就應該承擔責任。


    這幾年,隨著互聯網文化興起,一些地域特點也被放大,某個地方和某個地方的人都很輕易的被貼上各種標簽,其中一些就上升到地域歧視。按理說,互聯網社會中,信息流通效率和人的流動效率都大大提升,地域差別也在前所未有的縮小,彼此之間的了解在增強,這應該有利于減少因為信息不對稱而帶來的標簽式解讀。但是,正如“河南人”屢屢躺槍所示,互聯網話語的傳播特點也在加固某種地域偏見。


    如果說這種偏見只是在話語層面的戲謔調侃,或尚可以一笑了之的態度來對待,但是,當它悄然變為某種真實的社會標準,拿來作為某種篩選工具,則顯然應該引起足夠的防備。這次全國首例就業地域歧視案,以受歧視人的勝訴而告終,也是重申一種常識——有些歧視性做法不再是“開玩笑”這么簡單,而已經違反了法律,歧視者就該為此付出代價。


    當然,法律要判定某個招聘行為是否是地域歧視,其實并不難。真正難的是,作為圍觀者的我們,又是否能夠從心底重新審視一些可能存在的先入為主的地域偏見?畢竟,任何一個具體行為都可能對應著某種社會心態,如果地域歧視性話語在現實中大行其道,很難說它不是在為諸如招聘“不要河南人”這樣的地域歧視行為推波助瀾。而當地域歧視被當作見怪不怪,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成為被歧視的那個人。就此來說,這樣的案件審理結果,也應該警醒更多的人,重新審視自己與他者的區別,重新看待可能只是想象中的地域差別。


    單純就杜絕就業歧視的角度來講,此案也頗具現實引導意義。相比較地域歧視的更易被察覺,就業中的性別歧視、屬相歧視乃至星座歧視等隱性歧視現象也都時有發生。而受歧視者要維權,往往門檻高,不確定性大,繼而進一步造成一些歧視現象的愈演愈烈。對此,立法和司法層面,就應該有針對性的補短板,減少維權的不確定性。而這次案件的判決結果,是一次不錯的價值示范。對于就業歧視,司法就應該積極亮明態度。

 

    (來源:光明網)


作者  朱昌俊

編輯  林曉明

編審  馬剛